9yjz4熱門小說 九星之主 txt-229 衣錦還鄉推薦-jmb5t


九星之主
小說推薦九星之主
8月4日,爱辉城,上午时分。
荣陶陶在机场内换好了衣物,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迈步走出了机场出口。
刚一出门,一股寒流扑面而来,荣陶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他的雪境魂法之心已经三星了,御寒效果十足,但是这突如其来的一股寒风,劈头盖脸的,还是给荣陶陶上了一课……
“呵……”荣陶陶吐出了一口寒气,抬起头,看着天空中那蒙着寒雾的冬阳。
調教貞觀
家乡,我回来了呀!
还是这熟悉的感觉……
“你好?”
“嗯?”荣陶陶转头望去,看到了两个年轻女孩,大概20岁出头的样子。
“你是…荣陶陶么?你一定是荣陶陶吧,这一脑袋天然卷儿……”其中一个女孩自问自答似的开口说着。
“嗯。”荣陶陶点了点头,好奇的看着这个女孩,心中已经警惕万分。
毫无疑问,自从在关外联赛上用出过莲花瓣之后,他就更“危险”了,有很多人都会觊觎他的雪境至宝。
当然,这么说其实也是自欺欺人,在关外联赛使用莲花瓣,不过只是让普通大众知晓了莲花瓣的存在,哪怕是荣陶陶不使用莲花瓣,他拥有莲花瓣这种事情,该知道的人也早就知道了。
单单是在学校里,在众目睽睽之下,荣陶陶就曾无意间使用过两次,消息早就已经传开了。也应该早就被有心人惦记上了,所以夏方然才被梅校长亲自任命,充当荣陶陶的全职保镖。
凰女傾世:冷血狼王請下跪
“太棒了!真的是荣陶陶诶!哇,你好高啊,电视里看起来小小的,我都不敢认了。”小姐姐激动地直跺脚,“能给我签个名吗?”
荣陶陶:???
我?小小的?
是因为我的对手都很高大么?还是因为…呃,我站在高凌薇的身旁?
我跟高凌薇也差不了多少啊?已经快追上她了……
你们这些人,就不能给一个16岁的年轻人一些成长的时间吗!?
“好吧。”荣陶陶接过了女孩递来的笔和本。
那白纸上并没有任何字迹,但荣陶陶的笔尖落在纸上,却仿佛看到了高凌薇的笔墨。
就这样,他顺着她的笔迹,描绘出了三个大字。
“荣陶陶”这三个字,端的是铁画银钩,笔走龙蛇。
与他那人畜无害外表截然不符。
“哇……”女孩一声赞叹,如果不是亲眼看他书写的,她恐怕也无法将这样的字与荣陶陶联系在一起。
“咔嚓~”荣陶陶正在书写的时候,也听到了手机拍照的声音。
他将笔记本递给了女孩,笑着看了一眼另外一个女孩,也是做出了招牌动作,咧嘴笑了笑,竖起了一根大拇指。
“咔嚓~”
“加油啊荣陶陶!我们等着你在全国大赛大放异彩!”
“淘淘。我们雪境魂武者都以你为荣,要一直冲下去呀!”
“嗯嗯。”荣陶陶挥手道别,看着那两个走远的女孩,最终也是笑着摇了摇头。
“练了这么久,终于有用武之地了?”非常突兀的,身侧传来了一道调侃似的声音,一只手也揽住了他的肩膀上。
荣陶陶转过头,也看到了笑容玩味的高凌薇。
他嘿嘿一笑,道:“啊,签的的确是我的名,但用的却是你的字。”
高凌薇愣了一下,她的确没想到,荣陶陶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……
怎么感觉心里好像…有点,嗯,甜甜的?
“啧啧~不得了,成名人了呢~”身后,传来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荣陶陶转过头,撇嘴道:“呦~大魂校动作好快呀,终于换好衣服了呢~”
夏方然:“……”
事实证明,要用魔法来打败魔法!
夏方然还想说什么,身侧的杨春熙却是召唤出了雪夜惊,笑着说道:“走吧,回家。”
家?
对于常年驻扎雪境的夏方然与杨春熙来说,松江魂武大学,便是他俩的家了。
四人三骑,迅速开拔,奔向松江魂武。
从爱辉城到松江魂武有近8个小时的骑乘时间,等他们回到学校,恐怕天也已经黑了。
一路无话,值得一提的是,当四人组在荒郊野岭之中疾驰,行走在茫茫风雪中的时候,荣陶陶体内的雪将烛却是按捺不住了。
荣陶陶的身体,对于雪将烛来说,的确是“家”,而且是拥有归属感的家。
一直被莲花瓣滋养的它,在关外联赛期间内非常安稳,然而一回到雪境,它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。
感受到了手肘魂槽部位传来的隐隐躁动,荣陶陶也召唤出了雪将烛。
这个小胖子刚一出来,一身的霜雪便嗡嗡作响,好像很是兴奋!
它背后那小小的披风随风飞舞着,在骏马疾驰之下,那披风呼了荣陶陶一脸……
半个多月不见,它好像又长个了?
荣陶陶抱着小胖子,双手捧着他的铠甲,将它掉了个个,左看看右看看,雪将烛应该有40cm的高度了吧?
感受到了雪将烛的挣扎,荣陶陶将它向前递了过去:“大薇,让它坐前面,这恐怕是它第一次骑马,激动得很。”
“嗯。”高凌薇反手接过了小胖子,放在身前。
然而雪将烛却是被胡不归那的颈项遮掩了视线,它努力爬起来,时隐时现的霜雪手掌化作了实体,抓着胡不归那美丽柔顺的鬃毛,努力的爬了上去。
最终,小胖子爬到了胡不归的脑袋上,傲然屹立。
它一身白铠白袍,就这样伫立在烈烈风中。
因为胡不归的速度奇快,雪将烛那一双烛眸,甚至在半空中拉出了一道冰烛火的线条,一路飘过这茫茫风雪,火焰线条久久不散,美丽的一塌糊涂……
年輕時壹次不成功的戀愛事件
年纪轻轻,就这么有范儿,真的好吗?
高凌薇笑着回头,开口道:“你还没给它起名字呢。”
荣陶陶脑袋藏在高凌薇的背脊后,任她帮自己遮挡着风雪:“雪将烛这个名字,已经很美了呀。”
高凌薇:“那是它的族群名字。”
“哦…那叫雪将将?雪烛烛?”
高凌薇:???
——————
这么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,你起这种名字?
伪术士的悠闲生活
“跟我姓,跟你名也行。比如说荣凌?荣薇?威风的威是不是更好一些?”荣陶陶继续说道。
高凌薇:“荣凌、荣威…这俩名倒是有点气势,你自己选吧。”
荣陶陶:“让我们的小将军选,等返校之后,我们在雪地里写出这俩名,看它喜欢哪个。”
高凌薇:“它又不会中文,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喜欢哪个。”
雪将烛:“大薇。”
高凌薇:???
前方,伫立在胡不归头顶的雪将烛,那时隐时现的霜雪身躯,又是一阵嗡嗡作响,发出了奇异的声音:“陶陶。”
荣陶陶心中一喜,道:“我滴妈耶…这智商可不比徐太平差啊?它天天在我身体里,听咱们之间的对话,都知道咱俩怎么称呼了!”
虽然雪将烛只是零零星星的往外崩字,但显然,它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,而不是信口胡言。
雪将烛一双烛眸拉出的唯美火焰线条,自两人头顶掠过,它的霜雪身躯再次震动开来:“荣陶陶,高凌薇。荣凌。”
前方,夏方然转头望来,看着那伫立在马头之上的雪将烛,也是满心感慨,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啊!
类人型生物作为魂宠,常人想都不敢想,如此珍贵稀有的魂兽,竟然让荣陶陶给掏上了……
哎…爹妈起名起的好啊,要不是你叫“荣掏掏”呢……
六迹之贪狼 柳下挥
当然,这句话是夏方然心里想的,并没有说出口。
看那雪将烛的小模样,虽然年幼,但是智商不俗,而且从性格来判断,似乎也比较沉稳,如果好好培养的话,未来必将成为一方将领。
最重要的是,雪将烛有“血脉压制”这一说。
在雪境大军之中,雪将烛可是率领雪尸、雪鬼大军的一方将领!
当然,荣陶陶的这只雪将烛是人类阵营的,不可能直接去命令雪境大军阵营里的雪尸雪鬼,两军阵前策反敌人。
那些野生无主的雪尸、雪鬼,也不可能刚一见面,就对雪将烛低眉顺眼、言听计从。
但毫无疑问的是,雪将烛的存在,可以震慑到雪尸雪鬼大军。
只要给雪将烛一些时间,让它放肆逞凶、大显威风之后,雪尸、雪鬼那种藏在骨子里的、对雪将烛的顺从基因,总会慢慢显露出来的。
……
夜晚时分,荣陶陶等人终于返回了松江魂武大学。
看着那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风雪夜,荣陶陶真的是满心感慨。
这半个多月,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了。
走出松江魂武大学的时候,他还是饱受质疑、欺世盗名的恶徒。
再回来,他已经是社会认可的雪境魂武者,更是人们尊重、喜爱的关外第一了。
“梅校长让我们在返校的第一时间,就去他的办公室。”杨春熙开口说道,转头看向了荣陶陶,“上次梅校长就想要见你,后来因为工作繁忙而作罢,这一次,你得去了。”
杨春熙知道荣陶陶不想面对梅鸿玉校长,事实上,校内的学员有一个算一个,对梅鸿玉都非常敬畏,甚至畏惧更多一些。
包括一部分教师也是如此,毕竟梅鸿玉校长一身的“死气”太重,压迫感太强。
“没问题!”荣陶陶点了点头。
见!咬着牙也得见!
还得让老校长给我奖励魂珠呢!
“呦呵?”夏方然颇为好奇的看着荣陶陶,任由胯下的骏马走进松江魂武大学校门,笑道,“小伙子开窍了?”
荣陶陶大手一挥,尽显豪迈:“校长爱我!”
“荣陶陶牛批!”
“呦呼~!学弟学妹厉害昂!真给咱们松江魂武长脸!”
“荣陶陶!!!你他…呃,没有疑问!当之无愧的关外王!”
荣陶陶转头望去,风雪夜色之下,路灯映衬着点点飘摇的雪花,也照着几个兢兢业业、守着松江魂武大学校门的学生。
此时,他们正对着荣陶陶大声喊着,原本寂静的校门口,突然热闹了起来。
其中有一名学长,看样子已经在大门口立岗许久了,浑身都是霜雪。
只见这个学长高高举起右拳,对准了荣陶陶的方向:“我来自雪境!来自短暂的昼,来自漫长的夜!”
戀雪仙緣 解壹笑
荣陶陶同样一手握拳,笑着点头致意,与这不认识的学长隔空撞了撞拳头。
不知名,无所谓。
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雪境魂武者。
……
感谢Kazach兄弟的白银大萌百万打赏!有点懵…呃,感谢你对这本书的喜爱,也谢谢你对育的支持。加个群吧,书群在书页简介上就有。
育的写作态度是摆在这里的,大家也都看到了,至于写作能力,嗯,努力吧!希望育能不负各位期待与厚爱,给大家带来更有趣的故事。再次感谢大佬支持,抱拳了(´▽`)ノ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